<video id="1161p"><delect id="1161p"></delect></video>

<ol id="1161p"></ol>
<ol id="1161p"></ol>
<menu id="1161p"><ins id="1161p"><dd id="1161p"></dd></ins></menu>
    1. <track id="1161p"></track>
      奉節網 新聞中心 要聞

      【榜樣面對面】踏著夕陽歸去

      ——記太和鄉小學校長張涌濤

      2020-10-23 11:23

      摘要:有這樣一位堅守山村的基層校長,常年堅持住校,守護著深山里的那方明凈的校園,將自己的休息時間獻給扶貧事業,在最后的時光堅持工作,直到生命盡頭。他便是奉節縣太和鄉小學校長張涌濤。今年3月,在奉節縣召開三級干部大會上,生命定格在47歲的張涌濤榮獲2019年度“感動夔州十大人物”稱號。

      奉節網訊(全媒體記者 李蕾)有這樣一位堅守山村的基層校長,常年堅持住校,守護著深山里的那方明凈的校園,將自己的休息時間獻給扶貧事業,在最后的時光堅持工作,直到生命盡頭。他便是奉節縣太和鄉小學校長張涌濤。今年3月,在奉節縣召開三級干部大會上,生命定格在47歲的張涌濤榮獲2019年度“感動夔州十大人物”稱號。 

      用生命的微光照亮他人 

      茍文權曾是太和土家族鄉金子村的貧困戶。他一生凄苦、渾身病痛,每年冬天縮在四面漏風的破土房里,不知道能不能苦挨到來年的春天。多虧精準扶貧政策好!隔壁太和土家族鄉小學校長張涌濤成了茍家的幫扶負責人。

      也因為這特殊的“結緣”,茍文權一家在張涌濤的幫助下,搬進了有暖爐的新房。沒過多久,那間曾經的破舊老房便在一場瓢潑大雨中轟然倒塌!

      “張校長幫我家太多了,為外孫落實了教育資助,住上新房也沒花一分錢。”茍文權的妻子候禮屬說起張校長離去時潸然淚下。“我家老茍聽說后,從病床上坐起來,喊著要去看他最后一眼,可實在走不了,埋頭嚎啕大哭。”

      張涌濤是太和小學家訪工作實行網格化管理第一責任人, 也是學籍管理員具體負責人。他幫扶的貧困戶冉方權家的女兒冉月存在智力問題,同時患有“癲癇病”,對學校生活嚴重不適應,張涌濤定期送教上門,以微課方式讓小冉月感受到教育的魅力。

      “金子村2019年已經連續兩次得到全縣脫貧攻堅‘流動紅旗’”,鄉黨政辦主任雷清平表示,這一面面“流動紅旗”,離不開張校長和大家的共同努力。

      帶病堅守崗位兢兢業業

      張涌濤一米七出頭,愛運動,人人都說他身體素質好。2019年暑假開始,張涌濤不時覺得腹痛。同事讓他去醫院看看,他卻總說:“沒事兒,不要緊。”

      愛人譚蓉想讓他到縣城或者萬州體檢,但張涌濤從不因私請假,譚蓉只好設“局”,請公公假裝不舒服,讓張涌濤帶他去城里體檢,自己“順便”檢查一下。這一檢查,張涌濤的生命陡然進入倒計時!

      10月14日,張涌濤被確診為肝硬化晚期,如果做肝移植,有一半存活率。張涌濤便老老實實住了20多天院。第一次入院,他樂觀地看待病情,那段時間,他還像往常一樣,處理繁瑣的工作。

      “下周要行政值周,脫貧攻堅也要搞‘回頭看’!”11月8號,張涌濤開始嚷嚷著要出院。

      主治醫生告誡他病情的嚴重性,不能工作,需要臥床休息。周一一早,張涌濤還是準點出現在學校。

      這一次,同事們明顯覺得他“不對勁”。以往聲如洪鐘的他說話有氣無力,經常定定地站在窗口望著教學樓;吃飯端不穩碗,半天吃不進幾口;老師們自己搞的一個炭火爐子的“烤火室”,以前他基本不去,那個星期卻經常一個人端杯茶坐在里面。

      大家都“有意識地”去陪他??刹还茉趺磫?,張涌濤都是那句,“沒事兒”。

      是肝硬化奪走他的生命

      張涌濤頂著嚴寒忍痛驅車5小時去看望了茍文權和冉月,那天,小冉月還把寫著自己名字的紙片當做禮物送給了他,他欣慰極了,這他最后一次到訪。當晚,張涌濤嚴重腹瀉,挺到第二天放學,才請假離校再次住院。

      這一次,他的情況不容樂觀!醫生說他肝硬化惡化導致全身病毒感染,此時做肝移植存活率只剩1%!

      在第二次入院前的前一天,張涌濤舉著手機在校園里拍照,好像想把校園里每個角落都深深地印下。那是張涌濤留在校園的最后一個畫面。

      即便這樣,固執的他依然放不下工作,連發六七條信息跟同事交代學校工作細節,辭世6天前,他還在請人幫忙處理政務平臺OA系統里貧困戶的事情。

      但這一次,他已經確切感到自己不行了。仰在病床上,頂著因肝腹水高高隆起的腹部,用顫抖的雙手,打出了兩條辭職信息,發給縣教委主任陳緒安,以及金子村對接扶貧干部羅月英。“對不起,扶貧工作沒有做到有始有終……”

      12月2號,醫院宣布無法救治;3號,張涌濤與世長辭。從發現病情到最終離去,相隔僅僅50天。他的生命就此定格在了47歲,離和妻子約定的20周年紀念日還差20多天;曾經和兒子約好的麗江旅游終究還是未能成行;和醫院約好的肝移植術等來了肝源,人卻已經走了……

      太和小學辦公區的走廊放著一架鋼琴,張涌濤喜歡放學后在這彈會兒琴,那本泛黃曲譜啊已經被翻得破舊。黃昏的校園里,仿佛還回蕩著那首他最喜歡彈唱的《踏著夕陽歸去》:

      我仿佛是一葉疲憊的歸帆,

      搖搖晃晃劃向你高張的臂彎,

      蒼穹有急切的呼喚在回響,

      親親別后是否仍無恙……

      編輯:余翔
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寝室里的高潮(h),国产在线第一区二区三区,全部免费a片在线观看晚上在车上吃我的葡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