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ideo id="1161p"><delect id="1161p"></delect></video>

<ol id="1161p"></ol>
<ol id="1161p"></ol>
<menu id="1161p"><ins id="1161p"><dd id="1161p"></dd></ins></menu>
    1. <track id="1161p"></track>
      奉節網 詩城文苑 散文

      書債

      2022-04-28 15:26 來源:奉節網

      謝子清/文

      久不讀書,如同負債。

      那些或從書店所購、或自網絡所淘、或由文友所贈的書本,要么被裝點于門面,要么被藏匿于角落,要么被端坐于書架,要么被拋卻于案頭,無奈地接受塵埃覆蓋,無助地等待時光攻陷。

      眾所周知,負債就是虧欠,心中難免有辜負之憾,有拖累之愧。遇到皮薄面淺之人,甚至有泰山壓頂之重,有急火攻心之亂。不管是因為工作繁雜也好,還是由于生活瑣碎也罷,曾經雄心勃勃的閱讀計劃擱淺了,挖空心思從網上淘來的“寶貝”冷落了,當初欣欣然接受朋友贈送的書籍以及爽快答應拜讀的承諾失信了。時不時想起來,真的猶如欠了一筆錢款,拂了一片好意,冷了一顆真心,忐忑不已,寢食難安。

      清代文學家袁枚在《小倉山房文集》中講了一則真實故事。一位叫黃允修的讀書人來向他借書,袁枚不僅慷慨出借,而且諄諄告誡:“書非借不能讀也”。他還舉出例證,“七略四庫,天子之書,然天子讀書者有幾?汗牛塞屋,富貴家之書,然富貴人讀書者有幾?”書不是借來的就不能認認真真去讀!原因何在?不外乎“非夫人之物而強假焉,必慮人逼取”,擔心“今日存,明日去”。

      這就是著名的“書非借不能讀”的典故。所借之書好比所欠之債,因有歸還日期,必定爭分奪秒、廢寢忘食翻閱,斷然舍不得束之高閣、置之不理。抓住機會,用好時間,就不會出現如袁枚先生一樣“俸去書來,落落大滿,素蟫灰絲時蒙卷軸”的窘態,不會生出“嘆借者之用心專,而少時之歲月為可惜也”的感慨。

      古人讀書,是非常注重時機和講求效率的。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的歐陽修有“三上之功”的境界,令人感佩和敬仰。所謂“三上”,即馬上、枕上、廁上。行走之際、安睡之前、如廁之時,一分一秒皆不浪費,目不窺園,手不釋卷。正因為如此勤奮惜時,歐陽修才能開宗立派、自成一家,取得散文創作卓爾超群的成就,留下“憂勞可以興國,逸豫可以亡身”的千古名句,同時領導北宋詩文革新運動。歐陽修晚年自號“六一居士”,原因是家有藏書一萬卷,金石遺文一千卷,琴一張,棋一局,酒一壺,加上他自謙的“吾一翁”。說到底,還是書居首位。

      時至今日,“三上”讀書法仍有借鑒意義。出差遠行,旅途漫漫,攜一本心儀已久的小說安然翻動,既可以消弭舟車勞頓的疲累,又可以打發空寂冗長的時間,還可以調劑緊張忙碌的節奏,真可謂一舉多得。當手指撥動書頁,目光安撫文字,時光悠然前行,車到站船靠岸,一切水到渠成。夜幕如帳,華燈如熾,完成一天千頭萬緒的工作,褪下白日里的焦灼、煩悶、憂懼,入睡之前,信手拿起枕邊的一部詩集,在寂靜中傾心品閱,如臨其境、如歷其事地感受每一粒文字帶來的悸動,真的可以忘卻“眼前的茍且”,心早已飄飛到“遠方的田野”。當然“廁上”讀書是值得商榷的,短時翻翻報刊雜志尚可,耗時太久則于身體不利。我猜想,古人講的“廁上”,強調的是抓住一切讀書機會,提倡的是用好所有零碎時間,其象征意義大于具體所指。

      書籍是人類隨身攜帶的避難所。唯有知識才能讓我們免于平庸。讀書無捷徑可言,正如一個人為了不欠錢、不負債,必須勤奮操持、辛苦耕耘,匯點滴之流、積尺寸之功。

      古往今來,欠債還錢皆是鐵律。拾起那些擱置已久的書本,找回那些潛心閱讀的熱情,好似還清債務,自然如釋重負。

      編輯:謝模燕
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寝室里的高潮(h),国产在线第一区二区三区,全部免费a片在线观看晚上在车上吃我的葡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