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ideo id="1161p"><delect id="1161p"></delect></video>

<ol id="1161p"></ol>
<ol id="1161p"></ol>
<menu id="1161p"><ins id="1161p"><dd id="1161p"></dd></ins></menu>
    1. <track id="1161p"></track>
      奉節網 詩城文苑 散文

      流星表弟

      2022-05-09 15:38 來源:奉節網

      周圣元/文

      女伢子非女子,是我那個不爭氣的表弟。舅舅四十歲才和一個病怏怏的寡婦結婚,育出這棵獨苗,害怕難養成人,故意叫此小名,欺騙鬼神,免得它們惦記。

      表弟自然是被慣壞了的,從小調皮搗蛋,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。稍長,又好吃懶做,不走正道。這棵苗根子長歪了,軀干自然長不正,舅舅操盡了心,但沒用,表弟上學三天打魚,兩天曬網,干活也沒個人樣,東一榔頭,西一棒子。二十來歲,牛高馬大,卻山大無柴,腹中草莽。舅舅托人做媒,表弟見了人家姑娘,開口就現原形,一上來竟模仿影視臺詞,突兀一句“我愛你”,人家以為撞見花癡,嚇得拔腳就跑。三番五次相親下來,表弟已然聲名狼藉,十里八村都知道他是個棒槌。

      舅舅擔心表弟步他后塵,急得頭發都快掉光了,但又束手無策。二十多歲呆在鄉下,掙不到一文錢,見不到同齡人,表弟逐漸萎頓,話少了,飯減了,臉不洗,頭不剃,衣不換,活不干,一副地道的單身漢嘴臉。舅舅有慘痛教訓,他想方設法拯救表弟,趁春節之機,硬著頭皮去求發了財的本家遠房兄弟,拜托他帶一帶獨苗兒子。表弟跟這個遠房叔叔去了廣州,給他駕車,料理生活,每月五六千元工資。如果表弟成器,勤儉節約,應有節余,但那就不是表弟了。工資到手,幾天就花光了,到底沒能脫離月光族。

      在廣州見了世面,表弟看不起鄉旮旯里的老家了,也看不起土里刨食的父親了,父親說啥都嗤之以鼻,現了“一年土,二年洋,三年看不起爹和娘”的白話。好在他母親身體不好,十多年前已去世,否則,只怕要讓他慪死。他父親沒那么幸運,病得快咽氣時,通知他回來料理后事,他竟不以為然,直到父親意外燒死在床上,他才回來奔喪。

      表弟一無所有,無父無母,無妻無室,無房無車,無頭無腦,干干凈凈一個人。

      一無所有的表弟,讓天上掉下的餡餅意外砸中,因為戶口在他母親所在地,趕上最后一浪拆遷,他又是大齡青年,得到二十多萬元補償。他在縣城訂了一套房,付了首付,躋身有房一族。有了房立馬不一樣,有個大他幾歲拖著油瓶的離異女人主動找他搭訕,竟然閃電般嫁給了他,房本上還添上了女人的名字。表弟想讓女人為他生個孩子,女人口里答應,背地里卻吃避孕藥。表弟一直不見女人懷孕,以為自己有毛病,去醫院檢查,啥毛病都沒有,他就成了迷糊冬瓜。

      表弟哪里知道,女人打心眼里不想和他過下去。要不是那套房子牽扯著,她早就跑了。

      好幾年沒聽到過表弟的消息,去年冬天,忽然收到信息,說是表弟死在了廣州,就死在他駕駛的遠房叔叔的車上,死因成謎,腦梗、心梗都有可能。表弟三十五歲的生命,就這樣糊里糊涂畫上句號。

      那段時間,我正讀《金剛經》,深信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??芍泵嫔罆r,要想平靜如水放下執念,沒修到那個境界是不行的。因此,我傷心于表弟不明不白的死,也感慨生命的脆弱和虛無,沮喪于命運的無常無助無力。某種頹廢消極的情緒劈頭蓋臉襲擊了我。我醉酒后哭訴:“要是我母親還活著,看見她唯一的侄兒死了,不知會傷心成啥樣呢。”

      有些人,有些事,注定要和我們擦肩而過,留下刻痕,再逐漸淡忘,直至消失在杳然的時空深處。

      表弟是一顆流星,來塵世間一劃而過,隨即消逝,真像《心經》說的那樣:不生不滅,不垢不凈,不增不減。

      作為表哥,謹以此文存念,并記下他的姓名:大名李光兵,曾用名李光成,賤名女伢子。

      編輯:謝模燕
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寝室里的高潮(h),国产在线第一区二区三区,全部免费a片在线观看晚上在车上吃我的葡萄